年〜

昨天收到妳已經離開我們的簡訊,簡直不敢相信,妳怎麼可以這樣,沒打一聲招呼就自己走了。雖然這很像你一貫低調的風格,可是,這一別就再見不到面啊,對我來說,真的很殘忍!

前幾天,接到妳打來的電話,我還很驚喜呢!因為從來都只有我打電話給你。不過從電話裡,我聽不到你以往的俏皮語氣,反而只是沉重的嘆息聲,好像有好多的心事說不出口。我想,大概是妳博士學位修得累了,亦或是寫論文不順利,遇到挫折。拿了徽的例子安慰妳,想鼓勵妳放鬆些。也不知道妳是不是聽了進去,隱約覺得說bye bye 時,妳還是沒能釋懷!

我不知道,原來妳承受了比我想像還要大得多的壓力,大到妳都不知道已經無法負荷。是不是沒有人聽妳訴苦,而妳也不忍將心事告訴年邁的父母,才將自己逼到無法挽回的地步?妹妹說妳前一天只是發燒不舒服,隔天發現時,就只留給我們冰冷的軀體,唉呀!叫人要怎麼接受啊!

雖然我們南投、高雄分隔兩地,感覺上情誼也從沒有變淺過。就像在學校時一樣,沒有像死黨一樣膩在一起,可是我們總是知道彼此在想些什麼,一年兩三通電話,也就足以安慰彼此想念的心,那,以後我要打給誰呢?

去年,我們為了去探望大病初癒的琇子,而聚了一回。臨分別時,大家還為了不捨琇子獨自面對疾病的摧殘及苦痛,而哭了一場,誰想到,今天你卻連讓我們安慰妳、抱抱妳的機會都沒有…。

年啊!真的捨不得妳啊!



潔西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