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近公司、家裡兩頭忙,從一早進公司,就開始準備街舞大賽的標案,要聯絡外聘老師,要到高廠審查資格標,要安排廠商簡報...,握著電話的手幾乎沒有放下;加上4月14日執行長要主持公司的例行記者會,我還得撥空寫我不太會寫的新聞稿、準備記者禮物,一整天下來,忙得連一杯水都喝不完。

接了第二屆社區主委的工作後,回到家,除了原來就要的煮飯洗衣檢查功課外,又多了許多工作。除了馬不停蹄地和保全、秘書檢討社區的庶務外,只要看到需要改進的地方,又絞盡腦汁地想法子做到更好,七天內至少三天都和yuwen討論到午夜之後才回家。

回到家,兩個孩子大都已入睡。看著Samanatha和Brian散落在餐桌上的功課,我還沒有時間檢查,水槽裡滿滿的油膩碗盤也還沒有洗,我攤在沙發上,已經累得快要說不出話,真想馬上倒頭便睡到明天中午。但便當盒不洗,兩個小朋友明天沒得帶飯盒,公司裡的事不做便會開天窗...,只好拖著疲憊的身體,勉強再繼續奮鬥,真正就寢時都已快兩點了。

「嫂嫂,你可能要好好想一下怎樣調適妳的生活,再這樣下去,妳一定會病倒了!」星期五晚上,我和小朱討論完保全事務後,又在小姑家討論主任的工作態度到半夜12點,yuwen忍不住對我說。

我環顧小姑整裡得一塵不染、井井有調的房間,想到我們家已經好久沒有整理,到處都堆滿雜物,亂得像戰場一般,這樣的差別,讓我頓然有一種醒悟的感覺。

「我幹麼把自己弄得那麼累!」「這麼拼,別人不見得感謝妳。反倒把自己累壞了,不但常發脾氣,每天總覺被工作追著跑,那種被壓力壓得喘不過氣的感覺,真難受!再說教好小孩是我目前最重要的使命,忽略了孩子,太不值得了。」

我當下決定要好好調整我的生活。公司的事,我還是維持以往「絕不帶工作回家」的原則。社區的事,我也不應該一肩扛,應該將責任分攤給各個委員,好好建立規則及社區連絡網路,並將考核的事交給物業管理公司。

至於我,是應該多愛自己一點,好好保養自己的內外在,每天留一點時間給自己,無論是發呆、聽音樂、看書或是按摩,都是很好的。有了舒緩的身心,才能夠好好的過日子,不是嗎?

潔西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